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欢迎光临齐鲁学术论文网!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管理学论文代写代发
网络的社会结构与政府策略
发布时间:2017-08-10 点击: 发布:
网络的社会结构与政府策略
 
摘  要   为网络民意在许多学者的惯性思维中总与群体性事件联系在一起,所以有关网络民意的研究也大都停留在群体心理学的范畴。本文试图将网络作为一个次级社会进行研究,从而得出网络的某些社会学性质,并从这些社会学性质进行推导,从社会制度的角度来解释为何网络总是充满非理性的气息,以及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所能采取的策略。
关键词    网络民意;直接民主;文化氛围;政府策略
 
引言
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普及,公众在网络上发出的声音越来越不可忽视,“网络民意”作为一项民意指标开始频频出现在传统媒体上。但这些媒体只着重讨论承载网络民意的社会事件,网络民意呼声大小只作为反映此社会事件严重程度的一个衡量标准,也就是说,网络民意调查仅作为一项数据背景,他们并不注重网络民意本身的性质;而致力于揭示网络民意性质的论文一般都是注意到网络与群体性事件的相似性,继而从群体心理学与传播学的角度着手分析,最后的结论便总落在“集体无意识”“群体极化”这些心理学的解释上。但为何网络民意总是和这些心理学现象挂钩的问题他们则没有深入研究。实际上,网络经过几年的自由发展,已经自组织构建成一个独特的次级社会系统,而这个系统的社会机制——匿名导致的个体平权以及自由竞争获取关注度的行为规则——才是导致网络民意各种乱象的根源。本文试图从这里进行分析,指出网络的某些社会学属性,并以此来解释各种“民意浪潮”的形成机制。
一、网络的社会与政治学结构
我们知道,在网络上具有匿名留言功能的场所有很多,如各大论坛、时事新闻下的评论、博客文章里与博主的交流等,但其中只有论坛中的个体具有固定的虚拟身份,从而能形成较完善的基于社会身份认知的社会系统,所以我们从这里开始研究。
再来考虑在论坛中,网民议论公共事件的起因,以及网络民意的形成机制。亚里士多德说过,“人类是天生的政治动物”。每个人都有政治生活的需求,但这种需求的满足需要以有效地影响他人才能完成。在现实里,这种影响并不容易获得,因为一个人的被关注和被尊重的程度和其话语权密切相关,而话语权是与他的社会身份是挂钩的,社会地位、资历、辈份,都是话语权的决定因素。但在网络上,每个人都需要注册,这实质上起到了一种隔离作用,它让现实里的权威无法投射到网络社会,所以每个人都必须以全新而平等的社会身份开始累积社会权威;这就如同在网络上建立了一种自由竞争体制,每个人为了得到话语权,都开始采用各种方法来吸引眼球。有的人选择大量发水贴(重复无意义的回复)以求混个脸熟,有的人则故意发表争议性的主题,有的人甚至扭曲或虚构某些社会事件来激起情绪,从而引爆议题,如何更有效影响公众如何行事。这实质上就是在一个被隔离的新世界重建权威与社会体系的过程。
从上总结,我们便可给出几个网络社会性质的基本假设:
1.在网络上发言无法得到任何现实上的实利,仅能得到表达需求或自我倾诉需求的满足。那么,追求这种满足感就是网民上网议政的主要原因。另外,这种欲望的满足程度不仅与开口说话有关,还和自己观点对他人施加影响的程度密切相关,所以网民会积极地累积自己的权威,从而获得更多话语权以获得满足。此有第一个假设:网络上各个体争夺的唯一资源是话语权。它不仅指开口说话的权利,还指开口说话的被重视程度。
2.由于网络的匿名性,每个人的现实身份都被清洗完全,那么就没有人能够将现实中的知名度和话语权带到网络社会(那些利用现实中的名气开博的人属于另一种体系,这里暂不讨论)。不管是领导还是干事,不管是精英还是草民,不管是老资历还是新丁,由于注册的隔离作用,他们在网络上都没有获得天生的话语权优势。由此有第二个假设:在网络中,每个人都是零起点,他们在匿名机制下都需要重新积累威望,或者说,话语权。如长时间发言,大量灌水,发表争议性的主题,甚至语不惊人死不休,都是为了积累自己的话语权。
3.现实里,现有的每一代社会体系都需要从上一代社会体系中继承利益分配关系。而网络则不同,其存在的唯一的社会资源——话语权由于从未被分配过,所以并没有上一代的分配体系可以继承,故而也就不存在潜在的社会评判体系;另一方面,对于这种社会资源,每个网络人都有竞争的资格。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发贴、自由竞争,来获取最大程度的话语权;而每个人的关注度又是平权的,没有人有已存在的权威使自己的投票更具影响力。由此有第三个假设:在网络中,获得唯一资源——话语权的选举机制为支持度的高低,即支持人数的高低。在选举中一人一票,每票平权,不存在其他潜在的社会评判体系。
由以上三条假设可知,网络社会的实质即为一个简化的社会体系模型。在这个体系中,竞争制度上真正平等的每个个体在原始而朴素公正的制度下,按自由竞争的法则来争夺唯一的社会资源;这唯一的社会资源有着选票的性质,一人一票,每票平权,而每个个体,也如同公共广场上的演说家,以谋求最大的影响力为最高利益。这即为一种原始状态的直接民主,也就是网络社会的本质。
各种时事新闻下的评论也具有类似的性质。例如在网易的新闻评论栏,系统会自动将获得最高支持度或反对度的评论置于头条位置,这对于希望获得关注的发帖者无疑是巨大的激励。虽然威望由于没有固定身份不能累积,但一旦置于头条,发帖者仍然会获得强烈被关注的满足感,这就会促使他更花心思制造具有轰动效应的评论。如此循环往复,最终的结果是评论栏里充斥着有意无意运用群体心理学来激发认同的评论,就如公共广场上演说家所做的那样。
综上所述,网络所拥有的问题即为直接民主的问题,如群体极化,失去理性,易被误导等。例如06年发生的虐猫事件,当时网民中普遍暴戾的情绪与“因为你虐猫,所以我虐你”的口号,反映的就是直接民主中群体极化后失去理性的特点;而前段时间发生的哈尔滨警察杀人案中,网络上的民众左右摇摆的态度,则非常生动地反映了直接民主中群众易被舆论引导的特点。另一方面,由于“不管舆论是给予什么社会或政治事件而产生的,除非其代表的意见已经渗透到大众的精神世界,并唤起大众心理的普遍共鸣,否则,它不可能引起那样广泛而有力的认同”,[1]所以网络舆论必然是大众心理的外在反映与结果;而大众心理的基质又来源于整个民族的文化积淀,而且在网络直接民主的机制下,大众心理外现得更为直接。这样,网络还可以作为一个社会实验场,不仅直观展示了直接民主制度的弊端,还在更深层次上反映了整个民族的心理基质沉淀。
二、政府策略
网络作为一个次级社会,它与现实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每一个虚拟人都只是现实中某个人的一重身份,那么从大的角度而言,整个次级社会,实际上对应的是现实社会中某个特定的群体,网络民意代表的是这个特定群体的利益。根据CNNIC第1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情况统计报告,18~24岁的网民占38.8%,远远高于其他年龄段。从文化程度来看,大学本科以下学历占71.5%,居绝对优势。从经济收入结构来看,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的网民占7成,其中,月收人500元以下的网民最多,占29.5%,月收人500~1000的占18.1%。CNNIC描绘的中国网民一般形象为:男性,35岁以下,月收人2000以下,未婚,学历大学本科以下。[2]也就是说,从网民的组成来看,网络总体上代表的是城市小市民阶级,小资产阶级,中低收入者的利益;无话语权的中产阶级的利益。对他们来说,现实里的参政渠道很不方便,所能产生的影响力又是那么微小,他们宁愿选择网络来倾诉自己的政治见解。那么政府不若让他们直接以“网络人”的这一层身份行使参政权力,如直接从网民中选举产生人大代表,比例算在小市民阶级与中产阶级的人大代表份额中。这样使原有的政治参与过程更加直观,不仅使网上洋溢的政治参与热情得到满足,增加了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而且从长远来说,它还让人民能在实践中演练民主,对提升政治素质、促进政治体制改革也是极为有利的。
其次,网络社会经过若干年的自组织后,已开始具有自身独特的文化氛围,但这种氛围所包含的价值取向与道德标准依然根植于现实社会,根植于整个民族数千年来的心理积淀。这样就给了社会学家们一个机会,他们可以通过观察网络社会的普适价值,对现实社会的“民族性”、“文化氛围”等抽象概念进行更直观的研究。比如,甘阳曾指出,中国目前已形成了新“改革共识”,而这种共识是当代中国三种传统相互作用的结果:(1)毛泽东的传统,即毛式追求平等和正义的传统;(2)邓小平的传统,即改革30年来以市场为中心的传统,及由此衍生的概念如自由和权力等;(3)孔夫子的传统,即中国传统文化或儒家传统,这个传统已深深浸透在中国人的行为模式和生活方式中。毛泽东的传统、邓小平的传统、孔夫子的传统共同构筑了独特的中国道路,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上可以解读为儒教社会主义共和国。[3]而在网络上,我们可以很直观地看到所谓的“左派”或者“愤青”发动的舆论,依稀就有着毛式的追求平等与正义、用群众运动来冲击文官系统的影子;而被他们打成“右派”的群体,明显信仰着带有市场经济色彩的自由与权利,和以此为哲学基础的理性;而铺天盖地的“非处女不娶” 、要求女性严格守节的言论,或是认为官员若非极善就是至恶的判断标准,无疑来自于最保守的儒家传统。前一段时间沸沸扬扬的“邓玉娇案”,愤怒的民众可能就是无意识地以“至善-极恶”标准对当事官员进行了去人格化的审判;当认定其为“极恶”后,他们便把事件代入传统文化“狗官强抢民女”的语境里,继而诉求于毛式的朴素正义、以“人民”自己的方式给出了判决。但官方的态度不同,它第一反应是坚持程序正义与工具理性原则,这实际上是以传统政治文化里的官僚视角、邓传统里的西式理性来回应民众。于是诉求与回应错位,这自然导致了强烈的怀疑和失望氛围,对网络舆论的引导也自然就失败了。从这个层面讲,政府若想成功地引导网络舆论,就必须尊重这三类文化传统,放低官僚姿态,以更务实的态度来面对重大社会事件,从而规避诉求与回应错位导致的激化社会矛盾、引爆网络民意的风险。
 
参考文献:
[1]  林红.群体心理学视角下的民粹主义[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34(1):16-20
[2]  李昕伟.论网络空间中的语言暴力[J].江苏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7,18(4):26-30
[3]  甘阳.中国道路:三十年与六十年[J].读书,2007,(06):3-13
 

齐鲁学术论文网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为各界朋友论文代写、论文代发提供全面优质的服务:

1.速度更快捷。

2.价格更低廉。

3.通过率更高。

4.选择余地更大。

客服QQ 171666879  QQ 1187338099

客服QQ 1223621185 QQ 1223026833

电话13305306268  15965300839 邮箱 sdhzcbj@163.com  sdhzcbj@126.com

一般期刊1-2个月内发表,核心期刊2-5个月内发表,部分核心期刊当月刊发

学术期刊门类多样,写发质量保障;合作期刊均经国家新闻出版署批准;

保守客户信息,尊重客户意愿,真诚守信

齐鲁学术论文网  http://www.qllww.com.cn/

 

QQ在线编辑

服务热线

展开